兵仪励志荣誉


“古惑”青春:合肥“少女毁容事件”

  抹药时,李聪动作很慢,但一不小心女儿就会“哎呀哎呀”痛得叫出声来,这让她十分难受(图/吴芳)

  周岩原本是个甜美的花季女孩,作为死党,小东(化名)有一年未见陶汝坤。陶把周岩“烧”了这消息“全国都知道了”,他们这群朋友还蒙在鼓里  “周岩让陶汝坤换了手机号,还把我们几个在QQ上拉黑了,我们联系不到他。”

  网络和媒体的叙述,与他们所了解的事实迥异。然而,他们要再见陶汝坤,“起码得等十年以后了。”

  3月5日,深三度烧伤的周岩,在经历了为期两周的网络求助和媒体高频曝光后,从南京转乘高铁前往北京,开始接受免费治疗。截至3月1日,其家人在网上公布的各界捐款数已达83万多元。

  这一天,合肥警方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。一场青春残酷物语由此进入理性法律程序,一对爱情幼苗,将被迫去面对各自的冷峻现实:一个要面对一次次血肉模糊的身体和心理修补,一个要身陷冰凉铁窗十多年。

强光灯下的周家
  过去两周里,去往周岩家探望的人在路口一问:“哪里是20幢?”便有5米远的邻居回头,指指身边一座几十年老楼说:“这里,505。”持续多日媒体热炒,让周围的人们熟悉了她家的门牌。

  五六平米的客厅里,每一天都架满了摄像机,周岩的父母像祥林嫂般对媒体重复着同样的话。家人和律师频繁进出房间,他们的眼神尽量不去扫视门外的记者。显然,他们并不喜欢拥堵在屋内的记者,但又不愿他们扬长而去。

  手机躺在微波炉上无力地震动着,这是前几日他们公布在网上的号码。压在手机下面的练习本上,凌乱地记着这些天里打来的电话,“有些是要捐款让发卡号的,有些是打来慰问的,有些是要联系采访的媒体。前几天有个妈妈打电话来,在电话里哭得可伤心了,最后只好我们安慰她。”负责接电话的周岩小姨夫说。

  父亲周峰将洗了一遍又一遍的纱布用烧开的水烫了,把纱布摊在一块硬板上,等着热气散去。然后将女儿换下来的疤痕贴浸到一个粉红色塑料盆中,在清水中晃几下,将黏成一堆的疤痕贴小心撕开……

  3月1日这天并不是人流量最高的时候,但是连日的人来人往,不得不让周家人把房门关起来  有一些安静的休息空间,周岩才不至于太烦躁。但这导致了空气难以流通,直接后果是她的伤口开始溃烂发炎,急需重新住院。

  来了很多医院,大多是整形美容方面的。周家很清楚,医院的到来是借机做品牌推广,但如果能帮女儿,他们也认了。江苏卫视的“梦想成真”节目介绍了一家北京的美容整形医院,一家子都接受了。方案前后研究了3天,周岩有些不耐烦了,第二天便哭起来,“她嫌家里人多,太烦,想赶紧出去。”而前一天哭闹则是因为晚饭做得迟了。

  湖南卫视联系了她喜欢的演员,在拍广告的间隙致电加油鼓励。镜头前,被包裹得面目全非的周岩听着电话,电话是被人按在耳边的,她只在末尾艰难地吐出“谢谢”两字。那头的演员欢呼雀跃地挂了电话。

  毁容事件发生后,周岩母亲李聪到学校柜子里收拾课本,发现了夹在其中的一张纸条,经周岩确认,是陶汝坤写给她的:
  其实呢,我在很小的时候,就喜欢长得像娃娃一样的女生。但是十几年来,从没碰到过。但是自从看到你呢,我便深深的被你迷住了。为了你,我不择手段;为了你,我用尽浑身解数;为了你,我带着一批兄弟满合肥的找熊。我曾无数次希望和你一起逛街,一起养小狗,一起手牵手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我从不理他人的说法,因为我的眼中只有你一个。我相信你可以走进我的生活,慢慢的去了解我挖掘我,即使有比我更好的男生抢走了你,我也无能为你(力)。拳头能打倒肉体,可以击败心吗?答案是驻(注)定的,因为我真的对你说:我爱你!

  前几日,正在合肥做活动的“抗震小英雄”林浩来看周岩,“呼拉拉一群人,送了500块钱就走了。”频繁的人来人往,让周岩家几乎成了一个小型秀场。

  大多数时候,小姨李云更像是事件的“新闻发言人”。她一次次出现在镜头前讲述经过。

  来的记者多了,母亲李聪开始半推半就接受采访,问多和问细都会引来她的不耐烦。严重时甚至会爆发:“你们问这么细干嘛?!”转而开始激动:“我真的是恐惧,非常恐惧,然后才是愤怒!”


文章分类: 网恋早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