兵仪励志荣誉


花季少女虚拟世界泪洒歧途 15岁时上网缺钱抢劫杀人

   2003年的一个午后,额角刚被砍伤的16岁女孩张梅告诉父亲,一年前,她参与抢劫,还杀了人,惊愕的父亲难以理解,自己曾经优秀的乖女儿怎么变成现在这样?辍学、打架、上网、不听父母规劝,如今还参与了抢劫?5月15日,记者在省女子监狱内见到了已经服刑9年的女孩张梅。曾经的花季少女,因长时间使用网络走上犯罪道路,令人唏嘘不已。

  15岁时因上网缺钱,参与抢劫、杀人,后在父亲劝说下自首

  女囚档案

  张梅今年25岁。因参与抢劫、杀人致人死亡被法院判处15年有期徒刑。

  曾经的优等生

  男孩一样的性格

  25岁的张梅,利落的短发,目光清澈,笑容干净,眉眼中藏着一丝腼腆,脸上还有着与普通少女一样的小“婴儿肥”,只是左眼眉稍处多了一道10多公分长的伤疤,她说:“那是我年轻时和别人打仗留下的”,一开口,竟是一副成熟、老练的语气。

  我出生在一个小城,普通的三口之家,父亲是机械厂工人,母亲下岗在家,专门负责照顾我的起居和学业。我是家里唯一的宝贝儿,只要我提出的要求,他们基本都会满足我,记得有一次我看上一副象棋,很贵的那种,父亲二话没说就买给了我,因为我学习好,年年都被评为三好学生,父母对我生活上的小需求基本都会满足。初中之前,我们的生活起居由母亲照顾,一言一行都受母亲约束,父母对我的学业抓的很紧,我属于家教严格的那种,可以说我的童年生活幸福而优越。

  父母对我十分疼爱,父亲喜欢男孩,一直把我当男孩子养,爸爸还总是叫我老儿子。从小到大我都是短头发,像男孩一样,我从来都不穿裙子,前几年社会上不都流行中性美吗,呵呵,我就是那种中性的人,骨子里很爷们,也很有主见,现在想想,这种性格也是造成我后来爱玩、不认输的一个因素。

  寄宿生活

  癫狂的起点

  2000年,13岁的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县里最好的中学,开始了寄宿学校生活。报名的当天,我送走父母,一下子独自面对全新的生活,一种莫名的自由感,让我心里有那么点儿小惬意。凭借小聪明和良好的学习习惯,初中伊始,我保持了一贯的好成绩,父母看到我的成绩一直保持优秀,也就逐渐放松了管束。性格中有些“假小子”脾气的我,是班里男女通吃的焦点人物。我那时偶尔会想,这样没完没了的学习到底有什么用?考上大学就一定有出息吗?也许我不上学也照样能干出一番事业!这些怪念头我只是想想而已,周围的同学无人能给我答案,而父母因一个月才能见一次面,也很少谈到这些问题,寄宿生活,让内心倔强的我深感孤独。

  初二那年,我学会了上网,网络上要什么有什么,太吸引我了,比实际生活的学校可丰富太多了!因为年轻,所以好奇,因为好奇,最后误入歧途,面对新生事物,我缺少正确的判断力。

  长时间使用网络辍学结识社会小青年

  从走入初中校门,开始独立生活的那天起,我的生活其实就已悄然改变。倔强、为所欲为的男孩性格,让我着了魔似的坚持辍学,现在想来,要不是辍学,我不会走上这条遗憾终身的路。初三时,我瞒着父母,偷偷地离开了学校,等父母发觉,我已经办完退学手续2个月了。我的任性和无所顾忌从此改变了我的一生。

  辍学后的我更加肆无忌惮,我躲在学校周边的出租屋内,整日除了上网就是打架。疯玩、交朋友、打架,整天泡在网吧。在网吧我认识了一个叫王霄的19岁社会青年,在我眼中,他聪明、霸道又帅气。我们一起吃饭、一起去网吧,也一起打仗,一度因为敢作敢当,在朋友圈里被称为“绝配”,那时我们在一起整天就想怎么玩,怎么能厉害过别人,我就像个假小子,经常帮网吧的朋友出去打仗,好像打架能显示我很仗义,很厉害似的。每天都很兴奋,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,其实,此时就已注定我日后的大祸。


  失控的花季上网缺钱抢劫、杀人

  一个盛夏的夜晚,我和王霄花光了身上的最后2元钱,从网吧被人赶了出来。气不过的王霄提出,不就是没有钱吗,有啥不好解决的,咱们找个人抢点儿,你敢不敢?骨子里不服输的性格让我脱口而出:“敢,有啥怕的,哥们干啥都要在一起!”

  于是,我们在街上跟踪一位中年妇女,趁着夜色尾随其进了家门,王霄掏出准备好的尖刀,让我在屋外守着,他走进屋内抢劫。最开始,我们没有伤人的想法,只想简单抢点儿钱就走,可是抢钱的过程很不顺利,我站在屋外,听见两人在屋里厮打,那女的被扎伤的惨叫声非常可怕,虽然当时天很热,但我感觉一股寒意袭遍全身,不由得蹲下来蜷缩着,抱着自己的腿,我的心其实在打颤,脑子里清楚地意识到,屋子里面在杀人,可是我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,大错就在一瞬间酿成。

  不一会儿,王霄从屋里出来,手上拿了几张带着血迹的钱。他拽起我就跑,一直跑到我的寝室门外,我大口喘着气,王霄看出我害怕,就吓唬我说:“这事对谁都不能讲,虽然你还未满18岁,杀人也不能被枪毙,但要是被警察抓住的话,会在监狱里养到18岁再枪毙,更痛苦,还不如在外面多玩几年。”我开始感到害怕,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上网,想起自己整日无所事事的样子,很无力,有时会一个人对着电脑流泪,我当时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犯罪了,白天甚至不敢上街,都不敢看警察。


  可贵的亲情爸爸带我去自首

  2003年,我又一次被朋友拉出去打架,众人厮打中,迎面扔来的菜刀,在我左眼角的额头上留下一道10多公分的伤口,再深一点儿就失明了。去医院简单包扎后,男孩一样性格的我,没有觉得伤口有多疼,反而心里一阵一阵地冒冷汗,思来想去,觉得这事只能与最亲的人说。当我头裹纱布走进家门时,看到了父亲惊讶又心疼的表情,心里愧疚地无地自容。

  得知我与人在外面打架,爸爸强压心头的怒火,听我把事说完,但是,更让他惊恐的是,我说出了1年前曾与同伙一起抢劫、杀人的事,爸爸惊愕得半天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我永远忘不了那天父亲的反应,他在屋子里来回踱步,不停地搓着双手,一句话都没有,但是我能感觉到他的愤怒和失望,还有无所适从。

  父亲坐在屋檐下,闷声不响地抽了一包烟,然后走进屋,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说:“梅子啊,爸爸从来没求过你什么事,今天爸爸求你了,咱去自首吧,做了错事是一定要承担责任的,逃避只能让心里更愧疚,爸爸相信,只要你自首,一定会给你一个从轻发落的结果,你还年轻,一切还可以从头开始。”面对爸爸的突然举动,我有些不知所措,父女抱头哭成一团。

  第二天下午,爸爸带我走进公安局,从此开始了我的铁窗生活。现在回头想来,我非常感谢父亲当年的举动,是父亲无私的爱让几近癫狂的我冷静下来,如果当初继续在外惹事生非,我一定会做出更加可怕的事。


文章分类: 其它专题